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季杜然被顧佑宸懟的不知道說什么,目光飄向前方在走的兩個人,“也對,她都和太子爺這樣的男人相過親都沒有看上,說喜歡你或許真的是一句瞎話。”

“你說什么,她和師兄相親?”陸子悅簡直不敢相信,“那個姑娘明明才十幾歲,怎么會和師兄相親。”

季杜然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是很清楚,“相親這事兒是飄飄自己說的,而且江昊周也沒有反駁,那么就是真的了。至于為什么他們會相親,我就不知道。”

陸子悅有點懵。

師兄如果說是去相親了,難道是真的將落兒姐放下了嗎?陸子悅并不相信師兄放棄了落兒姐,可是偏偏師兄又和別的女孩去相親了。

“這個尚飄飄是什么來歷?”顧佑宸瞥了眼尚飄飄遠去的身影,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。

這個問題,季杜然還真的回答不上來。

“并不是很清楚。”

他只知道尚飄飄的一些基本信息,卻從未知道尚飄飄的父母是何許人也,也并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。

尚飄飄現在是一個初三的學生,卻對學習一點興趣都沒有,總是逃學。

偶爾學校的家長會,還是季杜然以哥哥的身份去參加。每次班主任總是語重心長的跟他說尚飄飄的情況,希望他能夠好好的勸說下尚飄飄,讓她以學業為重,別把心思放在玩的方面了。

因為班主任的熱心和誠懇,讓季杜然也不得不將這事兒放在心上,所以他也時不時的在尚飄飄的面前提幾句關于學習的事情。

起初,尚飄飄還是很認真的點頭說好,但是情況依舊沒有改變。等后面,他在開口提的時候,她就煩了,連敷衍都不愿意敷衍了。

后來,季杜然對尚飄飄也是無奈了。

但是,季杜然又不能真的不去管她,只能偶爾管一下她的學習。

季杜然并不希望尚飄飄放棄學業,并不希望她早早的從學校出來混社會。

“你怎么可能不知道?你不是她的朋友嗎?”陸子悅詫異。

季杜然很認真的點了點頭,“我雖然認識她也有幾年了,可是她從來不談及自己的家,我也從未見過她的家人。所以,她到底是什么背景,我不清楚。”

顧佑宸微微瞇眼,說:“她能和江昊周相親,依著江昊周爺爺的性子,一般人家的女孩入不了他的眼。那么這就說明,你這個朋友并不簡單。”

“能有多不簡單,或許就有個有錢的爹。可是有個有錢的爹有什么用,她還不是過得像是什么親人一樣。”

季杜然其中從某種程度上還是很不喜歡尚飄飄的親人,因為他們真的從未關心過尚飄飄的生活,一直讓她一個人生活。以至于連家長會這種需要親人的時候,尚飄飄想到的人是他,而不是她的親人。

可想而知,尚飄飄的家人在她的心里多么沒有地位。

但是,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,和尚飄飄的家人對她的態度絕對脫不了干系。

季杜然看著顧佑宸問:“你突然問尚飄飄的背景是為什么?”

“隨口問一句而已。”

顧佑宸摟過陸子悅的肩膀帶著她往酒店的方向走去,“先走了。”

“喂!怎么說走就走。”季杜然立馬跟了上去,他也要回酒店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