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  蘇喬換上了一套夜行衣,麻利翻墻,溜進了黎家的大別墅。

  她對這里很熟悉,輕手輕腳地落地,被拴在角落看門的兩條血統正宗的德國黑牧犬警覺地豎起尾巴。

  但看見蘇喬靠近,兩只訓練有素的大狗不僅沒叫,反而歡快地搖起了尾巴。

  跟歡迎老朋友一樣。

  蘇喬做了趴下的手勢,兩只狗乖乖照辦。

  蘇喬從包里掏出兩個雞腿丟過去,當做獎勵。

  她之前就來黎家踩過點,連監控和報警器的位置都摸的一清二楚,原本是想趁黎書意睡著揍她一頓來著。

  蘇喬不惹事,但誰惹她,就是不懂事。

  黎書意在學校老找她麻煩,她打算用自己的方法解決了。

  但動手那天,蘇喬在家里見到了蕭思音。

  她親媽。

  一個溫柔美麗,且柔弱不能自理的大家閨秀。

  一見面就抱著她哭,滿眼都是母愛的濾鏡。

  ‘我的寶貝女兒跟我長得真像,性格也像我,文靜又乖巧……’

  蘇喬:‘……’

  她當時就把身上裝著磚頭的布袋子往后藏了藏。

  蕭思音都不知道她滿到溢出來的母愛,救了黎書意的狗命。

  但這次,可沒人能救她了!

  蘇喬磨了磨后槽牙,盯著別墅三樓那個亮著燈的臥室,嘴角勾起一抹殺氣騰騰的冷笑。

  有的人活著,她已經死了……

  臥室內。

  黎書意正一邊護膚,一邊跟姐姐黎曼姿通電話。

  “……姐,蘇喬那個小賤人命還挺大的。這次居然被保安救了……不過冷庫里氣溫那么低,她現在躺在醫院,估計不死也去半條命了!”

  黎曼姿沒這么樂觀。

  學校那邊她早就打點好了,不可能出現什么保安救人的意外……而今天,去學校的還有一個人……

  黎曼姿低聲提醒道:“你小心點,我手下的人匯報說水房上面通風口焊死的鐵網,都被人徒手掰下來了……就算沒人進去救,蘇喬怕是也能爬出來。是我輕敵了。”

  黎書意撇撇嘴,不大相信:“可能是那個通風口本來就松了吧。蘇喬瘦得跟個人干似得,能有什么力氣?這次算她運氣好……敢勾引我的裴知聿,她活不到畢業那天!”

  黎書意一邊說著,一邊抬眼去看欣賞鏡子里自己那張美麗的臉。

  然后,她就看見自己肩后,突然冒出來一顆頭……

  “啊……”

  黎書意張嘴短促地叫了半聲就被蘇喬捂住嘴。

  “……怎么了?”黎曼姿覺察到不對,在電話那頭追問,“書意?”

  然而通話直接被切斷了。

  黎書意回過神,看清跟鬼一樣突然出現在房間里的蘇喬,那張美麗的臉蛋扭曲起來,惡狠狠地咒罵道:“小賤人,你居然還沒死!!你怎么進來的?!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